“现代的机场,已进化成为全球生产和商业活动的重要领域,不仅拉近了城市与世界的距离,也造就了一种新的经济业态——空港经济。目前在建的北京新机场也不例外。在空港经济的激发之下,北京新机场将从产业拉动、交通等方面对区域的发展产生巨大“化学反应”。”
“新国门”迅速崛起

进入2018年,随着北京新机场主体工程的封顶,各种利好正在持续发酵。

毫无疑问,北京新机场的建设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最现实的注脚。北京新机场位于北京大兴区及河北廊坊市,定位为综合性大型国际枢纽机场,与首都机场一起组成双枢纽模式。预计远期年旅客吞吐量1.3亿人次,年货运量550万吨,超过美国亚特兰大机场,成为世界旅客吞吐量最大的航空枢纽。

根据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批复,首都第二机场将按2025年旅客吞吐量720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200万吨、飞机起降量62万架次的目标设计,建设期将为五年,总投资将达到799.8亿元。

近年,北京新机场地铁快线二次环评出炉,全长39.05公里,穿越北京大兴、丰台两区;共设3站,与地铁4号、10号线换乘;设计最大时速160公里/ 小时,将实现半小时到达,是名副其实的“大站快车”。可见北京市政府对于新机场建设及相关设施配套的重视程度,以及未来区域无限的发展前景。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新机场带动“新国门”区域的迅速崛起,高端居住、空港物流、国际会展、五星酒店、甲级商务办公以及核心商圈等诸多利好都将一步步落地,成为未来区域经济发展的新中心。不仅如此,新机场临空经济区还将吸引航空产业、汽车制造、进出口加工、现代物流等行业的国际企业进驻。

产业发展潜力无限

有经济学专家认为,国内近几十年的先导性产业,在上世纪80年代是电器产业,90年代是汽车产业,进入21世纪则是航空产业。那么,机场对经济的贡献究竟有多大?

根据国外经验,机场的投资效益比是1:8,是低投入、高产出的行业。以世界第一大航空经济体美国为例,国际机场协会北美分会发布的《商用机场的经济效应》(2010)分析报告显示:在就业方面,美国民用机场及相关领域创造了1050万个工作岗位,占美国劳动力(1.39亿)的7%还要多;在GDP贡献方面,民用机场创造的GDP价值是1.2万亿美元,它比墨西哥、瑞士和韩国生产的所有货物和服务的总价值还要高,机场创造的经济效应占美国总GDP14.5万亿美元的8%以上。

目前,以首都国际机场为核心的顺义天竺临空经济区,根据官方发布数据推测,强大的首都机场带来了强劲的经济驱动力,北京市顺义区80%的GDP来自机场周边不到60平方公里的地区,约85%的财政收入来自临空经济区。

按测算,100万航空旅客能给周边区域带来1.3亿美元的经济效益,而根据新机场预计的旅客吞吐量,可能带来的收益将突破年均百亿美元。此外,还将带动物流、酒店、餐饮等相关产业的腾飞。

激活区域经济圈

业内人士认为,北京新机场的建设,以及京津冀协同发展大背景下首都经济圈的发展,将对河北省临京地区,尤其是廊坊固安带来跨越性发展的重大机遇。分析人士指出,京津冀协同发展,尤其是首都经济圈的发展,将更加强调产业、资源在区域上的互相协调,由此带动京内产业和人口向京外转移,将使北京周边城市承接人口和产业的外溢。

而从世界航空经济发展规律看,无论哪种模式的航空经济形态,都证明着一种趋势:机场,特别是大型枢纽机场,都吸引或汇集一系列高科技产业、现代制造业、现代服务业,通过与多种产业的有机结合,与区域经济相互渗透、相互融合。

中国航空规划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综合规划研究院副院长胡赵征指出,在新机场建设过程中,用于区域基础设施及市政设施的建设、生态环境的改变,都将是区域经济发展最有力的推手。

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发展策划研究所副所长彭剑波也表示,北京新机场对北京南部地区和廊坊的影响将更加直接,海量的就业职位将对周边的产业发展形成巨大的带动效应;同时,对周边的土地价值也会带来比较明显的提升。

作为离北京新机场最近的环京城市固安,正承接新机场高端商务人群的外溢,在新机场即将竣工之际,享受新机场释放的巨大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