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河北固安 郭秀敏 巾帼匠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固安柳编

3.jpg

“独具匠心,魅力巾帼” 巾帼匠人 公益展

固安柳编以独特精湛的技艺入选第三批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我想说或许这是我对家乡对柳编的一种“情怀”。家乡依傍着“永定河”,树木繁茂,杞柳遍野。便是这没有花香,也不结果实的杞柳,一种普普通通的落叶丛生灌木。在那些柳编人手中,幻化成筐、篮、簸箕、笸箩,还有的那些……我实在叫不上来的物件。

5.jpg

簸箕(左)、篮(中上)笸箩(中下及右)

 

6.jpg

村口柳编特制的东礼村铭牌

微信图片_20171215112807.jpg

柳编展院的牌匾

7.jpg

六十多岁的郭秀敏老师出来迎接

8.jpg

惊讶的发现郭秀敏老师手指是向内弯曲的。

9.jpg

这柳编是一项手艺活,手指部分承受的力量极重,关节的异常突出则是岁月沉淀的佐证。

郭秀敏老师便拥有这样一双手。这双厚实的手,见证了柳编的兴与衰;这也是一双灵巧的手,编织了柳编的精和美;正是曾经这样一双双质朴的手,创造了“柳编之乡”的一方生活。

10.jpg11.jpg微信图片_20171215112911.jpg

郭秀敏老师说,早在明代永乐年间,固安当地农民就开始杞柳的种植和柳器的编织,迄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

郭秀敏老师回忆起父辈常说起民国初设杞柳公司的事,那时收购柳货,加以油漆彩饰,销往全国各地,并远销日本、朝鲜,形成外贸产业。那时候基本家家户户都干,村子里有柳市,专门有人卖柳子,都是外贸的活啊”。

望着傍晚院落的炊烟袅袅,好像回到了那段旧时光。

13.jpg

(郭秀敏老师与丈夫)

1963年,那时郭秀敏老师还很小,常有山东、河南、山西、内蒙古等地派人到固安,专门学习柳编技术,固安应邀到这些省区去传授技术者多达数百人,有的永远便留在了外地。

20世纪80年代,柳编遍布全县,编工达两万五千多人。

14.jpg15.jpg16.jpg
说起来柳编的工艺并不杂,柳子只需要去皮,进行简单的处理,也无需复杂的化学反应,更没有什么繁多的工具,一把剪刀、镰刀就足以。

从制作工艺上少了高深的技艺,只需要一双勤劳的手,就可以完成。相比瓷器的冷艳,柳编的人情味就浓厚的多了。

17.jpg

(晒制的柳编条子)

在郭秀敏老师家中的月台上放置着不少柳条的存货,一捆捆褪了皮绽放着象牙白色的柳条,像月光一样铺开。

郭秀敏老师随手拿起“柳子”就编上了,“坐在屋里一坐就是一天,干这个活那就是基本天天呆在家里,我比较稀罕这个玩意儿,打小就挺喜欢,看着爸妈编,我也就跟着学。”

18.jpg

(郭秀敏老师在编制)

郭秀敏老师念叨着“现在的年轻人在屋里呆不住啊!我倒是想常有人来看看,来学学。毕竟能看得上柳子的人不多了。”

以往坐在屋中,几十年如一日,将大千世界的繁华与纷扰隔之门外,除了喜爱之外,恐怕没有一颗耐住寂寞的心,也无法在时间的流淌中,享受这柳编的静美。

19.jpg

(昔日永定河畔的杞柳丛)

而如今,可裁取的柳树越来越少了,固安杞柳的种植面积也在逐年减少,所剩无几。

随着时间的流逝,编工从80年代的两万余人,到现在减少了90%以上。精通编织技艺的老人们一也个个老去,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柳编工艺无人承继。

20.jpg

(儿子张万福在编制筐)

现在的“柳编”展厅是郭老师的儿子张万福在经营,偶尔有对柳编感兴趣的孩子们三三两两的来,郭秀敏老师也会耐心的教。

儿子张万富说“有许多关于固安柳编传颂的辉煌而今已经鲜为人知了。记得那年,1995年国庆节在天安门广场上展出了高5.5米高的修编花篮花篮外表的纹络犹如嵌在大理石上的浮雕,整个篮上插满了色彩各异的鲜花,引得千百游人驻足篮前,流连忘返。多希望固安柳编能重回往日风光啊!”

郭秀敏老师听到这里,抬起了头“现在我就是为了你的柳编事业打工。再苦再难,为了这份传统的工艺,我心甘情愿为你再打工四十年。”

21.jpg

(郭秀敏老师展示完成的柳编作品)

对有些人而言

撑起生活的热爱

一根柳条足矣!

那从手里到心里的距离

那朴实的匠人

那质朴的柳编

那劳动人们手中的编织

是一种生活,更是一种文化

带着特有的民族风格

是这一双双粗壮的手中

传递出的一个民族的朴实

却不知这从手里传出的朴实

需要多久才能再次深入人心

……

22.jpg23.jpg24.jpg

娴于一技

并以此为生

皆可称呼为匠人